全國統一咨詢熱線:400-8161-711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西方人鐘愛明式家具
更新時間:2016-10-05 11:29:18點擊次數:5450472次

幾天前,暢銷書作家海巖看了一部讓他熱血沸騰的微電影,用他自己的話形容,到了“每一個汗毛孔都向外張開”的程度。

這部電影,沒有劇情,沒有人物,主角是椅子、案子、桌子、柜子——十余件黃花梨明式家具,這些與生活起居相關的器物,在瞬息萬變的自然光映照之下,吐納呼吸,仿佛有了生命一般。

收藏明式家具近二十年的海巖,看到鐘愛之物在大熒幕上閃耀,似乎比見證他的小說捧紅影視明星還要興奮。同樣激動難以自持的,還有特意從上海趕來北京首映式現場的資深設計師陳燕飛,這位獨立家具品牌“璞素”的創始人,坦言自己是不折不扣的明式家具忠粉,許多靈感正是借鑒了它們的榫卯結構與流動線條。

這部叫做《嘉木萬重光》的微電影,導演是來自香港的伍嘉恩小姐,全球知名的明式家具收藏家與鑒賞家。放映前兩周,她在微信里邀請我說,北京瑰麗酒店會有一場“好玩的”活動,但沒有劇透更多,因此我一度好奇在常規酒會與混搭布展之外,古代器物還有哪些新奇的跨界方式,直到看完這部微電影。

身為推手,伍嘉恩小姐與明式家具結緣其實也是一件偶然的事情。生于新加坡、4歲隨家人定居香港的她,自幼接受西化教育,歐美留學時,修習的是心理學與經濟學,她在芝加哥大學研究生階段的導師,是著名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

轉折點出現在20世紀70年代,她在倫敦V&A博物館看了一場由約翰·艾迪斯(John Addis)捐贈的中國明式家具展,立即被其簡潔、自然、雋秀的中式美學所吸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飛赴世界各大博物館探尋明式家具;謁見歐美明式家具收藏家——許多是20世紀三四十年代駐留中國的外交職員及其后人;拜師古玩鑒賞大家、明式家具圣經書寫者王世襄先生。

幾十年過去,伍嘉恩也由最初的興趣愛好,發展到個人購買收藏,直至成為明式家具圈最權威的藝術經紀人之一,享有“黃花梨皇后”的盛譽。她的重要客人名單,來自世界各地,比如香港大收藏家、“敏求精舍”前主席葉承耀醫生,比利時企業家、貝恩公司高級合伙人菲利普·德·巴蓋(Philippe De Backer)。甚至海巖,也“間接”地成為她的客戶。

海巖回憶道,他早年曾在別處買過一張黃花梨明式桌子,后來驚喜地發現桌底貼著“嘉木堂”的圓標簽,他心里清楚,嘉木堂是伍嘉恩在香港和倫敦開設的古董畫廊名號,如屬實,就意味著品質保障。他先跟伍嘉恩打電話咨詢,伍嘉恩謹慎回復,嘉木堂在美國、歐洲各地售出的家具是有貼標簽,但海外也有一些家具店仿貼嘉木堂標簽作假行騙,所以不能僅憑標簽判斷。為此,海巖惴惴不安了許久,終擇時機邀請伍嘉恩親自到家里察看實物,伍嘉恩仔細辨認后確定,嘉木堂經手過這張桌子,而且是一件標準器。兩人也因為這段經歷成為好友。

伍嘉恩的客人朋友圈,之所以出現不分國籍、不分職業的廣泛性,在她看來,最重要的原因是——共同的審美。擁有悠久歷史的中式古典家具,直到明代中后期才形成了風格獨特的明式家具,具備材料優質、結構科學、輪廓簡練、功能實用等特質,可謂匠人智慧的結晶。而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歐洲興起的工藝美術運動(Arts and Crafts Movement),提倡用手工藝生產、表現自然材料,反對粗制濫造的機械化產品——明式家具,毫無疑問是最符合這股設計改革運動潮流的。20世紀早中期,隨著駐中國的外交官、教授、醫生從北平、上海、南京帶到歐美的大批明式家具,許多西方現代建筑設計大師的作品從中汲取了無窮靈感:比如丹麥大師威格納(Hans Wegner),就曾以黃花梨圈椅為原型設計出經典之作“中國椅子”(Kinastol),其他諸如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r Rohe)、漢斯(Hans Luckhardt)、安東·洛倫茲(Anton Lorenz)等均深受明式家具影響。

甚至到了今天,擁有東方傳統美學基因的明式家具,依舊能完美地適應西方設計界主流的極簡主義風格——共同的審美趣味與觀念,使得伍嘉恩幾乎不用費力去向客人推薦貨品。多年來,她只負責篩選與展示,最終客人選擇哪一件,全憑喜好與緣分。在她印象中,唯一一次去主動說服客人收藏的,是1991年給臺灣某位著名書畫收藏家極力推薦的紫檀明式琴幾,當時只因覺得與他藏室最相匹配。1996年,這件琴幾被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風華再現》明清家具特展收錄。

最近十年,隨著中國文物藝術品買家人數與購買力不斷攀升,尤其在西方的拍賣場上,風頭無二,全球明式家具的收藏版圖重心開始向中國回歸。在伍嘉恩看來,中國客人對包括明式家具在內的古代文物、近現代書畫的熱情追逐,與日本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藝術品購買浪潮有些類似,但勢頭更為洶涌。并且,來自上海、浙江等地的明式家具新興藏家,由最初“只買不用”的投資逐利漸漸過渡到“買了即用”的收藏理念,醞釀著質的飛躍。

當然,一些認識上的誤區,導致明式家具收藏圈難以與火熱的書畫市場比肩,甚至比瓷器市場還要“曲高和寡”:首先是價格,并非所有的明式家具都是高不可攀,拍賣場上制造天價的那些明式家具往往都是造型獨特、雕龍刻鳳的孤品,而數量占絕大多數的標準器,比如線條簡潔、紋飾素雅的圈椅、夾頭榫平頭案、束腰馬蹄足八仙桌等,仍處于價值洼地。其次是知識門檻,明式家具中的標準器,與世界各大博物館藏品審美一致,其時代特征與鑒別要素相對容易掌握,難度普遍低于其他藝術門類,適合新入場的藏家。

而要減少這些誤區,大眾需要通過更多的管道去認識、了解明式家具,僅僅依靠公立博物館的展覽顯然不夠,社會需要更多定位親民性與互動性的私人美術館。

聯系我們 400-8161-711

掃碼免費鑒定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
双色球17031期蓝球杀号天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