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統一咨詢熱線:400-8161-711

首頁 > 新聞資訊
?
【藝術城市之八】奇特深圳:劣勢即優勢 新生代力量正在集結
更新時間:2019-02-04 11:02:00點擊次數:220次

盤點深圳,會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它的缺陷,又是它的優勢!

相比北上廣,雖然同屬一線城市,經濟發展速度甚至創造了奇跡。但是,在藝術上,深圳缺乏文化積淀,沒有藝術高校坐鎮,毗鄰的廣州歷來是“嶺南畫派”的大本營,相形之下,深圳顯得毫無根基,不知何去何從。但另一方面,這“劣勢”又意味著不受束縛,當其他擁有悠長傳統的城市擔負著歷史包袱、對藝術的新興之域躊躇猶豫時,深圳就像一個輕裝上路的年輕行者。大路寬廣,條條都有可能性!

1983年,由何煌友先生拍攝的深南大道崗廈區域(現福田中心區區域)

2018年,由深圳美術館張燕方、賴雅君在同一角度拍攝的深南大道福田中心區區域(原深南大道崗廈區域)

“深圳的優劣勢都源自于它是一個沒有歷史積淀的移民城市,它的先天缺陷很明顯,因為沒有歷史,在藝術發展上也相應的沒有根基;但是它的優勢也很明顯,因為它是一個從無到有的創造過程,所以一切都具有生命力,也擁有各種可能性。深圳作為‘設計之都’和‘創客之城’,同時也在打造可持續發展的‘全球創新之都’,在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方面走在全國前列,這些都在不同程度地影響和改變著深圳藝術生態,其實也是深圳藝術發展的其中一種優勢。但是每座城市的文化土壤不一樣,藝術生態的生成方式也不一樣,我們其實很難用二元的方式簡單地評判優劣。”OCAT深圳館副館長方立華談到。

1981年由何煌友先生拍攝的蛇口港灣大道通信山區域

2018年,由深圳美術館張燕方 賴雅君拍攝的蛇口港灣大道通信山區域

據某網絡平臺2018年統計:深圳市民網購書籍的第一名是藝術文化類,這也可以從一個側面說明,深圳擁有很多熱愛藝術和文化的人群。2018是改革開放四十年,第一代開拓這座移民城市的深圳人的孩子逐漸長成,他們生活在相對優越的環境,“在深圳長成的這批孩子們形成了新鮮的文化、藝術的歷練,他們很多受過良好教育,不少人留學歸來,所以經過了幾十年的累積,他們慢慢聚集并形成了一種新的藝術趣味和形態,這也促使深圳現在已經累積到一個節點上,這些聚集的力量一旦引爆,它的效應與后勁可能比很多城市都要猛烈和快速。”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副館長胡斌談到,近兩年他除了籌辦廣州的各種活動、展覽之外,深圳也是他經常前往的地方,有時從旁觀者的角度,他對深圳的觀察更為犀利。

當代藝術的繼續深耕

方立華認為,深圳在推動當代藝術發展上是走在前沿的,1997年何香凝美術館在深圳創建后,很快就開始關注和推動當代藝術,注重跨學科的理論探討,創辦常設性公共藝術項目,至今我們仍然能夠在深圳華僑城公共空間里看到歷屆雕塑展留下來的“寶藏”——那些享有國際聲譽的藝術家的杰作,包括丹尼爾·布倫《波濤之上》、黃永砯《蝙蝠計劃》、顧德新《2001年12月12日》等,甚至奧拉維爾·埃利亞松(Olafur Eliasson)的作品也曾長時間呈現在華僑城公共空間。2005年OCAT作為一個強調研究和出版的獨立藝術機構成立(最初隸屬于何香凝美術館,2012年注冊成為獨立藝術機構),不僅在機構實踐上獨樹一幟,在用藝術史的眼光和研究方法推動當代藝術上做了大量的工作。2008年對外開放的華·美術館,則從“設計”的角度,創建了另一種觀看當代藝術的視野和推動當代藝術的體系。這些“拓荒”工作無疑為深圳當代藝術的發展打下了基石,培育了很好的土壤。

位于深圳華僑城創意園的OCAT

在2018年里,OCAT深圳館一共舉辦了五個展覽、兩項公共藝術計劃、31場公共項目、1期OCAT工作室、1期OCAT表演,以及11本出版物,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劉秀儀策劃的“偌大空間:李杰、崔潔雙個展”借助兩個藝術家的不同視角重返和探討空間的命題;彼得·福倫德(Peter Pfrunder)和施瀚濤策劃的“聽我說——中瑞當代攝影中的新敘事”,呈現的是藝術家借助攝影的敘事性建構一種虛實交錯的“現實”;方立華、李榮蔚、宮林林策劃的“小說藝術”,從文本與視覺關系的角度,討論藝術家借助“小說”(虛構寫作)所進行的藝術實踐,并且通過訪談的方式,梳理出十位參展藝術家在這一脈絡的創作和思考;巫鴻教授策劃的“中國當代攝影四十年(1976—2018)”,通過四個板塊的梳理和呈現,構建了1976年以來中國當代攝影的演變過程和面貌,它既是40年來中國當代社會的縮影,也不失為社會學研究的視覺檔案。這些展覽從不同的切入點和維度對現存的藝術實踐進行梳理和探討。

“聽我說——中瑞當代攝影中的新敘事”展覽現場

“小說藝術”展覽現場

而蜂巢(深圳)當代藝術中心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反映深圳當代藝術民營空間的動向。在2018年里,蜂巢(深圳)當代藝術中心共推出七檔展覽和一檔學術講座,開年即是定居深圳的著名當代藝術家梁銓的大型回顧展“坐看云起:梁銓創作風格與流變”,全面梳理了梁銓四十年的藝術歷程,將其脈絡與流變清晰地呈現在觀眾面前;“瑪格麗特的房間:宋陵三十年創作索引”亦是對當年參與推進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藝術家宋陵的詳細回顧;而劉可近年來身兼多種身份,在教學、空間運營上忙得不亦樂乎,但個人創作也沒落下,“圣維克多山:劉可”可以說是他新作的全面呈現。

“坐看云起:梁銓創作風格與流變”展覽現場

藝術家宋陵在展覽現場

除了這幾位藝術語言相對成熟的當代藝術家之外,蜂巢當代藝術中心從不吝嗇對于年輕藝術家的發掘,在2018年,季鑫、李文光、王一三位年輕藝術家的作品亮相蜂巢,這份年輕、活力、探索,似與深圳這座城市的氛圍不謀而合。

青年藝術家龔旭展覽現場

“作為總部位于北京的一家藝術機構,入駐深圳的初衷是希望以蜂巢自身的學術和市場的經驗以及影響力,為深圳的當代藝術生態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既帶來優秀的藝術家和展覽項目,也逐步培養當地的藝術消費和收藏群體。對于業已過去的一年,蜂巢深圳的工作可以說達到了預期。”蜂巢當代藝術中心創始人夏季風對雅昌藝術網說。

青年藝術家王一展覽現場

“設計之都”的探索:突破對物的關注

2018年,深港設計雙城展強勢回歸,以“雙城·相承”為主題從10月起陸續于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華僑城歡樂海岸、華僑城創意文化園、深圳大學、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等地開展活動,為期兩個多月。此次以展覽為主線、輔以快閃店、工作坊、論壇、品牌洽談會、創意園區導覽、定制產品與專屬優惠等精彩紛呈的活動,覆蓋了室內、工業產品、平面、時尚、動畫等各個設計門類;參與的深港兩地設計師、品牌制造商、在校學生也達近千人。這場席卷深圳、香港兩地的設計大展以“雙城品未”的全新理念引導產業合作模式,奠定了“共創”的精神底色與基調。

深港設計雙城展開幕式現場

深港設計雙城展展覽現場


2018年底,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廣東省人民政府和深圳市人民政府主辦的“第三屆中國設計大展及公共藝術專題展”緊鑼密鼓地發起了籌備工作,各地專家趕赴深圳,共同探討方案,同時公開征集和提名推薦的方式廣泛挖掘2015年至今設計和公共藝術領域的優秀案例。第三屆中國設計大展以“新時代新生活”為主題,它在深圳的盛大舉辦不僅促進了設計與社會的融合,更讓深圳這座城市更加充滿生氣和藝術氣息。

大展第一次學術委員會會議在深圳市當代藝術與城市規劃館舉行

“設計文化最大的缺點是大多數人只做設計。而深圳的設計是特別需要親身體驗的。”深圳設計互聯|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館長奧雷·伯曼談到。與英國V&A合作的、于2017年底正式開幕的設計互聯無疑在“體驗”上引領著深圳設計走在前端。2018年里,這座由日本建筑大師槙文彥設計、可以從三個維度欣賞到深圳山、海、城市景觀的奇妙建筑幾乎成為深圳人假日打卡的首選之地。

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建筑實景圖(圖片由設計互聯提供)

2018年,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總共舉辦12場展覽,其中設計互聯自主策劃9場,其中,《設計的價值》讓深圳觀眾可以一睹世界級水準的設計作品,而《造物新世代》則聚焦工藝,引人思考傳統工藝如何被當代工藝所激發,生成新的價值。“與傳統博物館項目相比,設計互聯更傾向于支持藝術與商業間的協作行動,更注重在公共領域中,設計如何在實踐中發揮效用。”奧雷·伯曼說。“我在未來的時間里期待深圳這座‘設計之都’可以突破原本的特質,形成一種成熟的設計文化。并持續地走上正軌,發展出一套有效、全面且具有創新性的設計互聯模式。”

而作為中國第一家設計主題的華·美術館,在2018年完成了四個重磅級展覽:“重構烏托邦”,“另一種設計”,然后是“超景觀”,現在是“繆曉春:01變量循環”。它們混合了藝術與設計的邊界,具有非常強的跨學科色彩。不僅在館內舉辦,華·美術館還把“重構烏托邦”展,帶去了安仁和上海。

“另一種設計”開幕式現場

據執行館長馮峰介紹,四個展覽之間相互關聯,相互印證。“重構烏托邦”展,是通過梳理“烏托邦”的歷史,探討藝術家和建筑師對城市和聚落生活的想象和實踐;“另一種設計”則展現了13組工作團隊或個人在中國的社會實踐,透過不同的工作方式和不同的領域探討“實踐”對社會生活的影響和改變,如同社會的微觀細胞;“超景觀”展,是以兒童學校為核心所構想的理想社區建設的可能性,以及移動建筑在人們生活和工作中出現的可能性。現在展出的“繆曉春:01變量循環”所呈現給大家的,是一位藝術家通過數字技術虛擬構建的一個連接歷史和未來的世界。

“另一種設計”展覽現場

“通過這四個展覽,我們可以看到‘設計’已經突破了對‘物’的關注。它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社會’、‘社區’和‘人與人的關系’上,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探討‘理想社區生活方式’的可能性上。其實就是提出,我們是否能通過設計的方式去尋找一種更好的社區生活方式和社會生態?”馮峰說。

超高人氣的“新潮展”

在2018年,好幾個文化藝術盛事,可以說掀起了深圳大范圍的聚焦高潮。這些展覽不那么學術、不那么“精致”、不那么安靜,但它們好看、好聽、好玩,完美符合深圳這座年輕城市的口味與調性。

2017年,由深圳綻放文創引進的“teamLAB”沉浸式科技大展曾點燃了深圳人內心狂熱的燃點,觀展人流高達38萬。而在2018年,綻放文創依然堅持著“新潮”“酷炫”“好看”的標準,又一次在深圳掀起了觀展高潮。8月18日,綻放文創攜手英國巴比肯藝術中心共同打造的“GameOn 綻放”2018全球游戲潮流盛典于深圳歡樂海岸震撼開幕。在超過3000㎡的展館空間內,“GameOn 綻放”以超乎想象的藝術語言勾勒出一個電子游戲博物館,陳列了跨越半個世紀之久的全球電子游戲的歷史、文化、周邊與未來。

“GameOn 綻放”展覽現場

這一滿含“回憶殺”的重磅展覽喚醒了無數人的童年,觀展者在追溯歷史的同時,可以身臨其境地體驗到世界上載入游戲史冊的第一款街機游戲“Pong”(彈球游戲)、到由任天堂首席設計師宮本茂創作的“超級馬里奧”、無數人的童年回憶“你好,皮卡丘”、風靡全球的“街霸”到21世紀最先進的人機交互技術——VR GAME所帶來的沉浸式體驗。

“深圳是一座開放的城市,消費能力也很強,關鍵的一點是如果要讓大家形成觀展的習慣,那么一定要呈現好的內容,讓人相信深圳是可以做出好的展覽來的,讓人相信這一點很重要。”綻放文創創始人楊鉅澤曾談到。

“GameOn 綻放”展覽現場

緊接著,12月綻放文創又與美國環球影業,照明娛樂, 野獸王國合作推出小黃人全球首次主題展,這個占地面積12,000平方英尺的革命性展覽,讓游客沉浸在電影世界中。游客們將有機會挑戰格魯實驗室中的互動式放屁槍,像邪惡的愛德華多一樣跳舞潛入他的秘密基地,體驗真實還原的小女孩的房間。

小黃人全球首次主題展現場

由GeeksArt千核科技打造,被路透社等多家海外知名媒體評為“2019最值得期待的展覽”的《每當星辰變幻時》大型科技藝術展于12月23日在深圳華僑城創意園燕晗高地開幕。通過最新的科技技術,GeeksArt千核科技傾力構筑了一個超千平米沉浸式的感官世界,讓觀者在極具震撼的視覺沖擊下進行一場未知意識轉化的奇妙之旅。

“每當星辰變幻時”展覽現場

“我們希望通過這一展覽,拓寬人們感知藝術的途徑,在沉浸式的體驗中,忘卻科技的存在,回歸本能,利用身體與感官體驗藝術”,千核科技藝術團隊表示。”

“每當星辰變幻時”展覽現場

發掘藝術史上“被遺忘的大師” 公立機構不遺余力

除了“新潮”,另一方面,深圳也有不少公立機構在館藏整理、學術深耕方面扎實地下著功夫。深圳美術館梳理典藏現代書畫藝術大家,展出包括蔣兆和關山月吳冠中黃胄等70余位名家的極具藝術價值的館藏書畫及信札;隨后,慶祝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特展“觀·照——2018深圳美術館當代影像藝術展”將館藏老照片重新梳理,并在同一位置重新拍攝,折射出四十年間深圳的巨大變化;12月22日,“芳草地——魯慕迅迎春書畫展”在深圳美術館開幕,這位定居深圳、就是高齡的畫壇耆老,從未停止對抽象中國畫變法的嘗試;而“求道天竺——常秀峰藝術展”則將目前已知的這位20世紀上半葉唯一留學印度的藝術家重新推到公眾面前。

深圳美術館信札展展覽現場

魯慕迅-彩色的交響-70x69cm

對美術史上“被遺忘的大師”的發掘,不止深圳美術館,4月28日,由蔡濤策展的“南國:譚華牧的畫日記”更是聲勢浩大地席卷深圳,在何香凝美術館拉開大幕。與丁衍庸、關良一起東渡日本的藝術家譚華牧在“失蹤”幾十年之后,重又回到了美術史的范疇中。

譚華牧先生作品《合唱》 布面油畫   廣東美術館藏

常秀峰 何處是歸程 1948年


部分公立機構的策展人認為,2018年深圳體制內的美術館,整體上按照自己已經形成的品牌展覽項目組織和策劃展覽,與以往不同的是,系列展覽隨著策展人經驗的增加和學術梳理的深入,有一部分較以往的展覽更加學術和具有實驗的特性;但不足的是,很多體制內美術館展覽過于頻密,展期太短,一部分本土藝術家的群展和個展,雖然熱鬧但質量不高,也未呈現區域特色。

而有些體制外的美術館展覽較少,尤其一些被贊助的展覽,口號很大,但是質量不高,展覽往往變成了“熱愛藝術”的企業家私人藏品和網紅作品的展覽會。

夏季風認為,相較其他一線城市,深圳的優勢不言自明。自改革開放以來,大約沒有一個城市的發展速度可以與深圳媲美。一個年輕的城市,一個富有活力的城市,一個潛藏巨大人才和財富的城市,同時又毗鄰香港,無疑具備了藝術市場活躍的一切基礎和因素。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城市的年輕,藝術消費和收藏尚未真正成為一種習慣,大多數人還沒有感受到藝術給生活帶來的奇妙——不管是是精神滿足層面還是財富管理方面。

也有部分觀察者認為,雖然深圳的年輕、包容、高效率,使得很多展覽活動可以落定實施,但與此同時,這樣的局面也給人一種總是請“外來的和尚來念經”的感覺,更多的只是搭建平臺,自身的藝術生態還有待健全。

(責任編輯:梁僑)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雅昌藝術網的立場,也不代表雅昌藝術網的價值判斷。

聯系我們 400-8161-711

掃碼免費鑒定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
双色球17031期蓝球杀号天齐网